学生党
12月是个实训报告如同雪花飞舞的月份,我要崩溃了QAQ

关于

【周叶】 水果糖

叶修遇到了他二十几年人生中最惊人的事情——他被一个高中生表白了。一个男高中生,而且还是他认识的人......说认识,但应该算是点头之交,一共就遇见过两次,第三次就是现在。

说起两人的相遇也算得上戏剧性。

他那天和朋友去游戏厅玩,在等待的过程中看到一个高中生撞下了一大堆糖,很多人都围过去看,他也就抱着凑热闹的心态挤了进去。看着男生手里抱的糖惊讶到了,不只是他,还有他的朋友,每个人怀里都是一捧。

叶修有些惊到了,就呆呆的看着这一幕。被人家察觉了,人家抱着糖就往他面前走,动了动手臂。叶修有些迷糊的伸出手,男生直接将那一捧的糖倒在了他身上。然后男生就被他朋友拉走了。只留下叶修懵逼的看着怀里的糖,...

【周叶】 小段子

荣耀大学的新生军训开始了,本该只剩下新生与教官的操场,如今站满了各个年级的学姐,原因嘛,就是那边计算机系的两个男生——周泽楷,叶修。

一位乖巧腼腆,但帅的惊天动地;一位懒散嘲讽,但架不住眉眼温柔,举止优雅。

据知情者透露,荣耀大学因为透露了这两位学生的证件照,今年入校的学生比往年多了一倍,计算机系的女生多了好几倍,这让计算机的饿狼们高兴坏了啊,可以看见软软萌萌的妹子了,再也不会出现那种几个月都没跟女生说一句话的情况了!(食堂阿姨不算啊!!)

但是啊,这位同学你想得太美了,人家分明都是冲着这两位帅哥来的啊!


骄阳,绿色军装,教官的口号,学生的踏步声......甚是青春啊!...

周泽楷生日快乐!!!


然而阿酒没有任何贺礼,哭唧唧!上线看见大佬刷刷刷的更新,好心虚啊QAQ

【周叶】 小段子

极其短小的段子,双十一什么的除了买东西,当然是虐狗啦!

――――――


“老叶,双十一你打算怎么办啊?”

“什么?”面对魏琛的问题,叶修一愣。

“就是光棍节,你打算怎么办?”魏琛鄙夷的看了叶修一眼。

“还能怎么办?跟小周一起打游戏呗。”这次叶修眼睛都不瞟他一下,“又不像你30多岁了,还是老光棍一条。”

“卧槽,叶修,你要点脸啊。”被猛烈打击到的魏琛嚎道。

一旁围观的兴欣众人,暗地里举起来火把,烧!!!!


几天后。

“小周,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啊!”叶修看着周泽楷忙进忙出的搬了几箱子,也不知道是什么。“别搬了,先休息一会儿吧,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“好。”周泽楷乖巧的放下箱子在沙发上坐好。

如果再给叶修一...

【周叶】 戏局

 真是的,最后还是晚了一步。没事没事,赶完美术作业又跑来肝文,有点扛不住了啊_(:з」∠)_

正文走起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“王爷王爷,来消息了,蓝雨那边来消息了,说尚书大人爱听戏,除了办公和看书的时间大人都在那戏台子前看戏。”下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叶修的面前禀报道。

“此话当真?”叶修从侧躺着的椅子上嗖的一下坐起来,眼神灼灼的看着来人,恨不得给人盯出一个窟窿。下人连忙擦擦头上的汗点头称是。

“可是我不会唱啊。”这戏曲可不是什么一朝一夕的功夫啊,那一招一式,一踏足一抬眉可都是功夫啊。这可怎么办啊!!


就在叶修愁眉苦脸的想该怎么办的时候,一个机会落到了他的头上。...

宝贝们!万圣节快乐!等会儿搞事情!


【周叶】 不可结缘(3)

 “叶修,离开,走!”

   

  秦国来了一位道士,那道士端的是一副仙风道骨,为秦国祈雨除妖,十分厉害。秦国皇帝奉其为国师,特别推崇。

  一日那道士经过周府,正巧看见叶修跑去找周泽楷。要说这事儿也是叶修自己大意,周府边的一条路来往的行人极少,所以叶修也就没有太在意,大不了发现了就用法术糊弄一下。谁知那天被道士发现了,道士惊异了一下就装作不知道的离开了。

  不过几天就开始根据叶修的长相来打听人,还真被他打听到了。叶修与周泽楷熟识后,老是翻人家墙也不好,要好好走正门,于是周府的侍卫也与他算是混了个脸熟。皇帝都推崇的道士跟他打听事,还是这种无关要紧的事,自然是知无不言了。

  道士通...

【周叶】 不可结缘(2)

       由于叶修霸占了周泽楷的床,周泽楷只能委屈的在美人榻上铺上棉絮将就一晚。倒也不算太将就,毕竟这可比打仗的时候好太多了。折腾了一天,现在心绪一松,之前的瞌睡虫和醉意都开始慢慢上涌,人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  在他睡着后,一个人影突然闪了进来。将一个瓶子放在叶修的鼻子下晃了晃,躺在床上的人便醒了过来。

  “把你这玩意儿拿远点,这么熏人的东西你怎么还留着啊,赶紧给我丢了。”刚醒的叶修嫌弃的看着拿着那个瓶子的叶秋。

  “你还知道你今天干了什么吗?你在人的面前显露妖身,你是嫌命长了吧!”想起这件事叶秋的声音就不...

【周叶】 不可结缘(1)

       人这一生会结多少缘,我们无从得知。与人相遇即是缘,相识,相知亦是缘,但是它又不是浅淡的、转瞬即逝的,那你我相交又该做何解呢......

  现在我明白了,只有有相见的人,那就注定不在孤单。

  

  长安的春日最是醉人,城外绿茵遍地,点点如星子的小花缀在其间,温软的春风挽起河边新抽的柳叶条,在水里荡出一圈一圈的涟漪。矫健的骏马踏过草地奔入城中,惊了一边啄食的燕子。

  “捷报——周将军退敌千里,蛮人不敢再犯,将于近日班师回朝。”

  

  这大抵是沉寂许久的长安城听见的最好的消息了。北方的蛮夷仗着他...

敏感词怎么这么烦啊!!!

我真的有发啊,但是老福特说有敏感词不能发,我暂时也没有什么做链接的东西,明天还要起早床啊!!脑阔疼啊!!!怎么什么烦人的事情都出来了!!!

有朋友会做图链,或者会弄敏感词的麻烦帮帮忙啊,上次的鸢尾,这次的结缘怎么都这么艰难啊。我心好累。


人这一生会结多少缘,我们无从得知。与人相遇即是缘,相识,相知亦是缘,但是它又不是浅淡的、转瞬即逝的,那你我相交又该做何解呢......

  现在我明白了,只有有相见的人,那就注定不在孤单。

 这是片段,我明天要出门,所以可能连链接都做不了了。我有罪,我会偿还的。


1/4

© 浅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